地球最后的夜晚

“如果我在夏天找到野柚子,你就要实现我的一个愿望” - 毕赣

当我欣赏毕赣的电影时,我就逐渐开始融化了,用朋友的话来说,各种情绪都在涌入到你的身体里,你的感知都在被无限地放大。

是的,对于很多人来说,太难欣赏他的电影。

故事是琐碎的,对白是写意的,时间线是混乱的,犹如读书,这不会是一本好看的小说,也绝不会是爽文,他的存在是诗歌,以画面为刻度,来组成诗句,呈现诗句。在黔东南那片怎么说都不算苔藓的土地上写爱、离开、相遇、探索、时间的流逝。这种表达是十分感性的,你很难分清他每一步电影的开头,高潮,结尾在哪里。他们与传统的院线电影永远无法相互调解,因为它是很自私的,很私人的。

看毕赣的电影,就好像是在亚热带南方没满青苔的房檐下,等一场巨大的雨,很多有关故事的细节安排在一场又一场巧妙的桥段里。像是乌云一点点聚集,然后某一刻,当所有乌云聚到天空没有缝隙的时候,就下雨了,那会是好大,好大的一场雨。

电影中太多巧妙的桥段:

激将女主,说她的家乡话并不地道,借此来问女主的桥段,很是喜欢。

念一段咒语,爱人的房间,就会旋转起来。

如果太过悲伤,吃苹果时,就会把苹果核一起吃掉。在深夜的山中滑索。用一块坏掉的手表,换一支烟花。旋转乒乓球拍就会起飞。在路途中偶遇失散的母亲,她手中拿着火炬。
一刻不停地打着老虎机的女人,细声细语地说,中了野柚子,就离开县城,去坐一次飞机。

你数过星星吗?

谎话讲太多,会被月亮割掉耳朵。

在他的电影中,我对下一秒充满了期待,你永远无法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这部电影有太多象征,隐喻,然而那部分还与我有关吗?我看懂这部电影了吗?

我永远无法回答。

只模模糊糊记得,一点点看完电影,我逐渐从融化的状态缓解,飘摇的灵魂重新注入我的身体,不知不觉,

眼睛里,下了一场,好大好大的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