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关于你

五年前,我是17岁。她比我小,应该是8天,倘若我没记错的话。
我们都是17岁。

那是一家小店,墙上是铁丝网格,挂满了明信片,我记得当时,小店窗户明亮,老板是哪里人,我记不清,只记得他在对着一打信鼓弄。她就慢慢开始写,我耐心地等着。我写给她的慢递,已经交给了老板,时限是三年。只是记不清,当时我写慢递给她时,我怀有怎样的心情。我们都知道未来属于我们各自的命运,必然天各一方,她要去的地方,和我在的地方,隔着一个大洋。

她是了解我的,她必然是了解我的。几年青春,我们一起分分合合走过。后来,在最终离别前,她说,她从来没后悔和我一起经历过这一场冒险,倘若有机会再来,在17岁那个懵懂的年龄中,她依然会义无反顾的选择。

我哭的稀里哗啦。

从那之后,我便不怎么再哭了。时至今日,我都不知道,我的眼泪是为什么而流。为感情?为未来?为理想?为青春?或者仅仅是,为你。时至今日,我都没有答案。
太多事没有答案。

你送我的东西,我都保存妥当。招财猫小铃铛挂在桌上。蓝色笔袋放在我家中写东西的桌子上,早已铺满了尘,我说过我很懒,不愿动笔,可你还是送了。还有一个木刻书签,是你亲手做的。直至今日我还在使用,我极爱这个书签,我记得你当时骗我在忙,然后一个人努力了一个下午。
我记得真切。

当然,还有些东西,是你带给我的。乐观,开朗,无畏,去爱,去感受,去体验,去害羞,去亲吻,去吃一顿霸王餐。这些都是你带给我的,他们都深深地存在于我的脑海里。这些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点滴,我从来不敢忘掉丝毫。慢慢的,我好像回忆起那天写给你慢递时,我的心情。

我抱着对未来的渴望,憧憬,对将要迎来的未来,我还感到不安。你所带来的爱,温柔,都在那个午后的慢递店里,萦绕上我心头。我看见你时,总会安心。在一定的程度上,你完整了我。

新生伊始,已过去了好多好多年,我学会了爱。